世界历史17大谜 莎士比亚真是伟大的戏剧家吗?

生存还是毁灭,哈姆雷特(1)这个问题也适用于莎士比亚本人。

在1914年大战的前几年,在伦敦的卡农伯雷古塔里,出现了奇怪的场面。

一个女人在塔的大房间里,全神贯注地去探测房间的墙。那几面墙是由50张木板组成的。她十分仔细地研究每块板子被敲打时的反响。

突然,一张木板移动了位置,滑到旁边的那张木板下面去了。那个女人高兴得叫了起来。她用了足足20年的时间进行研究,才等来这一时刻。

这个女人是盖洛普夫人。她是美国人,也是世界上最卓越的密码学家之一。她刚刚在卡农伯雷塔发现的情况,证实了她长期以来所坚持一个理论,这一发现使盖洛普夫人最终证实,杰出的戏剧家威廉·莎士比亚并不是他的作品的作者。盖洛普夫人还认为,这一发现还证明,莎士比亚剧目的真正作者是弗朗西斯·培根。

在16世纪和17世纪,在英国曾有一位名叫威廉·莎士比亚的人。他是约翰·莎士比亚的儿子,1564年生于沃威克省的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这位莎士比亚后来成为演员,他本人还主持过一个剧团和管理过一座剧院。这些均是已经得到证实的历史事实,是任何人也不能否认的。

但是,要说演员莎士比亚写过一些剧本,写过悲剧和喜剧,这些剧本名叫《麦克佩斯》、《奥赛罗》、《哈姆雷特》、《李尔王》,分歧就产生了。上述杰作似乎不容争辩地一律归在人们称之为“伟大的威尔”(2)的名下,这也是斯特拉特福派的论点。

人们知道,对于任何理论,总有人提出相反的论点。莎士比亚“案子”就证明了这一公理。多少年代、多少世纪以来,某些奇特的情况引起了研究人员的注意。这些奇特的情况均产生于一个简单的现实:人们对威廉·莎士比亚所知甚少,说得更准确一点,几乎毫无所知。

我们只能粗线条地勾画出他的生平。他父亲是农民,因其农场濒于破产,他16岁时就被送去当学徒。当他18岁时,他娶了一个比他大8岁的女人安妮·哈撒韦为妻。6个月后,她为他生下一个女儿,三年后,又生下一对孪生男孩。在这些岁月里,莎士比亚似乎是在赤贫中度过的。公元1585年,因违禁狩猎,他遭到法律追究。他逃离斯特拉特福,步行到了伦敦,加入一演员剧团。在那里,他很快就出人头地。他在古老的幕帘剧院、玫瑰剧院、环球剧院演出。他名声日噪,因此,就大胆地领导起一个剧团来,而且不久他本人也开始“提供”剧本。

在这一段时间里,这些剧本只是古代作品和传统剧目的“翻版”。但是,这位剧团团长兼演员却胆子越来越大,他居然以他的名义上演一些未发表的作品。第一个署名“莎士比亚”的剧目似乎是在1591年上演的。那是一出喜剧,名叫《爱的徒劳》。一位杰出的剧评家对此评论说:“剧本洞察了当时社会的习俗”,“其中不乏对现代历史事件的影射”。

在20年当中,莎士比亚“生产”了上述剧本,这些剧本形成了一个整体,成为人类遗产中最纯洁的一部分。他上演第一部剧本时,才27岁,他退出剧坛时,已47岁。公元1611年,他放弃了他在环球剧团和布莱克弗里埃尔剧团中的股金,退隐斯特拉特福。1597年,他购买了当地那幢最漂亮的房子。自那以后,他的地产与财产不断增加。人们发现了一些他的同代人的书信,书信中说明,莎士比亚不但放债,而且“他在收细账时十分苛刻”。他每天操心的全是地方上的事务,市镇的财产、收成和家庭。公元1616年,他嫁出了小女儿。同年5月3日,他在“豪饮之后”,与世长辞。

在读到上述生平材料时,使人感到吃惊的是,在莎士比亚本人和以他的名义发表的作品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矛盾。他的作品像宇宙那样博大精深,变化无穷。但他本人则是一个穷鬼,从16岁开始就靠双手劳动过活。他在戏剧方面赚了一点钱之后,似乎就一心一意扩大他那笔小财富。

因此,一些博学家们坚决否认以莎士比亚名义发表的著作是演员莎士比亚的作品。他们天生好斗,都是些斯特拉特福派的反对者。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法国历史学家阿贝尔·勒弗朗克先生就是反斯特拉特福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勒弗朗克先生是法兰西研究院的院士,他认为,讨论中有两个因素是毋庸置疑的:

一、16世纪最后几年以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的演员威廉·莎士比亚名义演出和发表的剧作以及其他作品,绝不可能是莎士比亚本人创作的。

二、显而易见,上述作品的真正作者是一位想埋没姓名的英国贵族。

img17

图十五 莎士比亚(1564—1616)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公设。应该承认,提出这一公设绝非偶然。好像莎士比亚本人一直设法让别人忘记他是莎士比亚!例如,莎士比亚在遗嘱里曾提到自己当过演员,因为他给不同的演员留下了数量不大的遗产。这份遗嘱是在1616年3月25日郑重其事签署的,非常详细。莎士比亚将他的财产留给了二十多位继承人。他没有忘记任何人:配偶、孩子、亲家、孙子孙女、朋友。他甚至还指明,某一个碗、某一支剑、某几支盘子留给谁。

除此之外,遗嘱对于他的文学作品却只字未提,而这些作品中的一半尚待发表。对于当时很稀罕很名贵的书籍也毫未涉及。人们面临一个叫人感到奇怪的问题:难道莎士比亚生前没有藏书?如果真是那样,他又是如何搜集关于英国历史、古代罗马史和意大利现代史的资料的呢?美国评论家罗伯特·弗雷泽出版了一本名叫《沉默的莎士比亚》的书,他这样做绝不是出于荒唐。在莎士比亚那个世纪和他本人之间,似乎故意筑起了一道沉默的高墙。类似情况实在叫人纳闷,因为他的同代人也用沉默来回敬他。当本·琼森(3)去世时,人们总共写了36篇诗歌来哀悼他。可是,莎士比亚死后,几乎是毫无声息。然而,按照伊丽莎白时代的习惯,有人去世,他的朋友总要写些颂歌、哀曲,至少写几首双行诗来表达哀思。人们也会注意到,连“一个熟练的泥瓦匠或有才能的银器匠死了,也有人为他们用诗写墓志铭”。

img18

图十六 莎士比亚(1564—1616)

人们能找到的关于莎士比亚去世的唯一书面记载只有一行字。在莎士比亚的女婿,斯特拉特福的医生约翰·霍尔的日记里,可以读到这样一句话:“我的岳父于星期四去世。”这段悼词也太简短了……莎士比亚作品第一集也是在1623年,即他死后第7年才出版的。从1616年到1623年,英国把莎士比亚完全忘记了!幸好,或者说更糟的是,第一部《莎士比亚生平》到了1709年,即他死后一个世纪才问世。

传记作家尼古拉斯·罗也遇到了毫无资料这一困难。对于历史学家们来说,坐失了多少良机?莎士比亚的一个女儿苏珊娜·霍尔一直在斯特拉特福活到1649年;另一个女儿朱迪思·奎奈伊活到了1662年,莎士比亚的孙女伊丽莎白·霍尔·纳什活到1670年才去世,没有任何人曾想到去找她们了解情况。

莎士比亚的同代人似乎只对他的作品怀有兴趣,而将莎士比亚其人完全置于脑后。原因安在?

阿贝尔·勒弗朗克先生从上述无可争辩的事实出发,认为他可以证明,莎士比亚只是德比家族第六代伯爵威廉·斯坦利的代理人。他通过一系列的作品,试图证实在莎士比亚的剧本里,有一些情况与情节与德比伯爵本人每天参与的政治生活中可能遇到的情况与情节相似。

此外还提到了其他的人。有一些人谈到了拉特兰伯爵。就在前不久,美国作家卡尔文·霍夫曼发表了《二十年之调查》一书。他确信,莎士比亚的作品的作者就是克里斯托弗·马洛。马洛于1593年5月30日,即莎士比亚第一部作品出版前4个月,在德福特被暗杀的。霍夫曼先生对此事实毫不介意。因为霍夫曼认为,马洛之死也是假设的,他实际上逃难到意大利去了。他在那里写下了《哈姆雷特》、《奥赛罗》、《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剧,然后将剧本寄给住在伦敦的一位朋友,此人再将剧本交给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演员莎士比亚。

但是,人们最经常提到的人还是弗朗西斯·培根。

弗朗西斯·培根既是一位优秀的作家,一位思想新颖和有独特见解的科学家,又是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哲学家。不幸的是,他也参与政治并且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雅克一世时期,虽然他先出任掌玺勋爵大臣与大司法官,但他的仕途结局并不好:他是在伦敦塔(4)告别这个世界的。

他的父亲尼科拉斯·培根是法学家,在创立英格兰教会的过程中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伊丽莎白女王将掌玺权交给他,并且对他高尚而又清苦的生活表示赞扬。当尼科拉斯向女王介绍少年弗朗西斯时,伊丽白莎问这个孩子多大岁数。

“我的年龄比女王陛下光荣的在位期多两年。”

这说明他头脑十分清醒,敏捷得过于早熟!只是培根一生没有完全致力于他的科学与哲学著作,如著名的《科学的发展》《新工具》等,实在令人遗憾!他醉心于世俗的权势,追求物质享受,终生追求世上的权力,因为只有权力才能满足他的隐秘欲望。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把自己的命运同伊丽莎白的宠臣埃塞克斯连在一起。这位年轻风流的绅士恳求女王让其保护对象担任总律师。但是伊丽莎白一直拒绝。她说:

“他很有思想,很有教养。但是,在法律方面,他的知识将很快捉襟见肘,因为他没有深刻的思想。”

为了安慰培根,埃塞克斯将自己的一块领地送给培根:“谁叫你信任我,活该你倒霉。但是,你对我的事情耗时费神,如果我不为你的财富略尽绵薄,我将死不瞑目。谨将我名下的一小块领土相赠,请笑纳。”培根欣然接受:“我同意,谨向你表示忠诚与敬意。你就是我除国王之外的领主。我愿为你肝脑涂地。”

但饶有兴味的是,在伊丽莎白指责她的宠臣图谋不轨时,这位未来的大司法官完全抛弃了埃塞克斯并且逮捕了他。更有甚者,又是培根对埃塞克斯进行起诉,将他同该隐(5),同庇西特拉图(6),同德吉斯公爵(7)相提并论。进而导致他被判死刑。

在伊丽莎白的继承人和玛丽·斯图尔特(8)之子雅克一世执政时期——他是刽子手同时又是受害者——才终于得到了他觊觎已久的高官。不幸的是,他太贪婪了,愚蠢地被人收买了。重臣们判罚他40000英镑,将他监禁在伦敦塔,而且只要国王不赦免,他就得在那里一直待下去,他被宣布永远不能在政府与议会里担任任何职务,还被禁止居住在王宫的所在地。判决是1621年5月3日宣布的。

说来说去,培根在伦敦塔里只呆了两天,但是,他的公众生活也就宣告结束。晚年,他致力于科学与哲学研究,发表了卷帙浩繁的作品。雅克·查斯特内特最近指出,这些作品显示了他的“非凡的智慧”,向世界揭示了“能解放实验科学研究和归纳法的秘密”。他死于1626年。死前,他还在露天进行了最后一次物理实验。

到了19世纪前半叶,人们才开始相信弗朗西斯·培根很有可能是署名莎士比亚作品的作者。培根论的鼻祖是美国小姐迪莉娅·培根。当然,她对一个也姓培根的人发生了兴趣,也是正常的……她1811年生于俄亥俄州。为了生计,培根小姐教授罗马史课程。一个传记作家向我们透露,“她的心似乎被一个表面上具有人样的尊敬的神父亚历山大·麦克·沃特撕碎了”。

这一不幸给迪莉娅小姐的智力带来了不利影响。不过,她幸好已经作出了论证。另一位传记作家也遗憾地承认,这一理论“已经成为她的癖好,由于她的书未取得成功,她完全失去了理智”。

然而,就在同一时期,另一位评论家威廉·亨利·史密斯,在对培根小姐的研究毫无所知的情况下,却得出了完全一致的结论。正是这位史密斯先生第一个清楚地阐述了英国历史学家安德鲁·兰称之为“培根主义的基本论据”的观点,即莎士比亚为本人条件所局限,无法具备据说是他的作品要求作者所具有的广泛的古典、科学、法律和医学等方面的知识,而培根本人,只有培根本人,才具备匿名作者的诗人天赋。

培根派学者人数众多,而且组成了好几个协会。他们为了证明上述论点,进行了分析、比较和推断。他们进行的此项工作可以说是非同寻常的。他们过于执着,以至于忘记了这一道理:过分地证明,往往什么也证明不了。可惜的是,这一大胆的论据并没有说服那些不带偏见的人。

当卡蒂尔将军于1938年发表他的著作时,这个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的争论就处于上述情况。这本书在莎士比亚学者中间引起的震动犹如一颗重磅炸弹。

卡蒂尔将军长期任职于法国第二处(9),他在这一方面,特别是在1914年—1918年一战期间,为法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卡蒂尔将军不是作为注释家,也不是作为分析家,而是以密码专家的身份,在他的著作中揭示了有关莎士比亚身份的秘密。这正好说明这些揭示的重大意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我有幸会见卡蒂尔将军。他发表著作10年后,仍在研究这一永不枯竭的题材。他更坚定地认为,他过去的论点是正确的,而且他又拿出了新的论据。

他是在非常特殊的条件下提出他的论点的。在战争期间,他主持密码科的工作时,同盟国的许多密码专家打过交道。他长期同美国密码专家费比恩上校保持通信联系。

有一天,费比恩上校提醒他说,将来可以通过不同方式采用17世纪弗朗西斯·培根发明的密码系统。这位法官哲学家的思想如此博大,以至于他在他的作品《学识的增进》与《科学的发展》里,详尽地论述了对一份文件进行“密码处理”的前所未有的方法。也就是说,在一份表面上看十分清楚的文字里,添进一份密码文件。

卡蒂尔将军认为,费比恩上校的建议中包含了某种十分巧妙的、法国间谍机关可以参考的想法。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事实上,后来不久费比恩上校请他研究一下他在弗朗西斯·培根的《新工具》一书中作出标记的某一页,并请他写信告诉他,在这一页中发现了哪些有意思的情况。

卡蒂尔将军带上了放大镜,去法国国家图书馆,借到了图书馆收藏的那本宝贵的书。他自己承认,一开始未发现任何惊人之处。突然,他想起费比恩上校关于培根密码系统的提示,将其与手中的书对比。在读第二遍时,他立即发现,在印刷出来的字母中,有两种显然不同的形式。

这两种形式证明,在他研究的那一页书里,有一份密码。

人们知道,制定密码的方法多种多样,但均可以概括为两类典型方法:替代法和移位法。替代法是指文字中的每一个字母都被一个相应的另一个字母所代替。

在所谓的移位法里,每一个字母都包含原来的意思,但是,它们的位置给弄乱了。那就需要运用破译的关键字或数目将它们回归原位。

还有另外两种方法可以运用,但要借助辅助工具,即镂空纸版格,密码本或字典。上述两种方法存在显而易见的危险,即镂空纸版格或密码本会落入未来敌人手中。

事实上,四种方法均具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即它们的外表能看出,文字是经过弄虚作假的。

某些研究人员就是这么分析的,于是他们想到了更好的第五方式,即在一篇表面上看完全正常的文字里,引进一个数字,这样就这篇文字的意思与初看的原意大相径庭。具体地说,这些研究人员中的第一位就是弗朗西斯·培根。这位法官哲学家不像通常的密码方法那样,用传统的符号即字母或数字去代替一些意思清楚的字或词,而是主张使用形式不同的字母。

卡蒂尔将军解释说,用他的这种方法制出的密码是由不同系列的字母组成,这些字母本身就可以组成意思清楚、与按上述典型方法而制成的密码毫无关系的文字。

如果我们将通常采用的典型方式比喻成a与b,那么,我们将它们按每组五个进行排列,则可以得出32种组合式样。培根利用这32种组合式样中的24种来代表英文的24个字母。在这些字母中,I和J以及U和V是相互通用的。

按字母表,排列组合如下:aaaaa=A;aaaab=B;aaaba=C;aaabb=D;aabaa=E;aabab=F;aabba=G;aabbb=H;以此类推。

如果a采用大写字母而b则采用小写字母,那么字母A就可以用任何5个大写字母来代表。例如,A可以用HRVSD或PARIS来代表,而字母G可以用HRVSD或PAris来代表。

像巴黎(paris)这个字可以隐藏在任何一篇文字里,如“我将于明天周六去看你”。

在不分开五个字母的组合情况下,也可以用另外一种形式写出。

卡蒂尔将军解释说,毫无疑问,由于两种形式截然不同,在使用时不适合同时采用,因为大小字母不规则会引起怀疑,专业人员会猜出这是一种制密方法,他们会轻易找到答案的。

培根建议采用两种表面形式相似的字体,但如果用放大镜仔细看,就会发现它们有区别了。

当卡蒂尔将军在国家图书馆阅读培根的《新工具》一书时,他正好发现了这些区别。现在,他发现了多功能符号,一些英文字……他在表面文章里面,发现了密码文件……

他将此项结果告知了费比恩上校。美国人没有去寻找其他结果,他高兴之余,将《新工具》的那一页拍成照片寄给卡蒂尔将军,他在那一页上注明了字母a与b形成的各种组合。

卡蒂尔将军叙述说:“我感到吃惊的是,我在那一页里,看到我自己已经发现的多功能符号和词。”

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卡蒂尔将军参加了费比恩上校的研究工作,而首先是参加上校的主要女助手盖洛普女士的研究工作。

盖洛普女士偶然发现,培根出版的一部作品中有一页暗藏了一篇密码文字。她居然将它破译出来。她读到的这篇密码文字太有意思了,太引人入胜了,以至于她对自己的破译结果表示怀疑。但是不用怀疑,白纸黑字就在她的眼前,是用a和b的字形组成的。密码文字很清楚:培根承认,在他发表的作品里,暗藏一个数字,他鼓励破译人员耐心地去寻找这一数字。

盖洛普女士开始进行这一艰巨的任务,她的工作持续了好几年,涉及到当时所有的目录学。盖洛普居然顺利完成了此项巨大工作。她发现,在培根出版的34部作品里,零散地隐藏着“培根生平自述”。

令人吃惊的是,在上述34部作品里,只有12部是由培根署名的,有11部由其他人署名,还有11部是由……威廉·莎士比亚署名。

实际上,这是盖洛普女士发现的一部新书,一部充满具体事例和心理学概述的详细自传,其中许多揭示触目惊心:培根自称是伊丽莎白的儿子,即那位“贞洁女王”的儿子!他还自称是伊丽莎白另一个儿子埃塞克斯伯爵之兄弟。

然而,培根也暗示了莎士比亚问题。现将他的原文抄录如下:

“我创作了好几种类型的剧本,如历史剧、喜剧、悲剧。其中大部分已搬上舞台。它们是以莎士比亚的名义发表的,并毫无疑问地取得永久性成功……我创作的已经发表的作品,署名均为莎士比亚,虽然我对其他人也同样尊重,我还是选择用他的名字发表,因为我在他的剧团上演了一定数量的剧本,我今后将继续照办,因为我就像奴隶那样,是心甘情愿的……”

这就是盖洛普女士的论点,这也是卡蒂尔将军利用大量论据向法语读者所证实的论点。

莎士比亚身份之谜将因此而解开了吗?

在这个新的“解决方案”中,重要的似乎是,论证是取材于历史以外的范畴。到目前为止,“培根派学者”只是谈论某些假设,其中,想象不免占据了主要部分,甚至几乎占据了全部。

人们是否可以设想,在密码破译的工作中,想象力也会发挥作用?

有些人是这么认为的。荷兰阿纳姆城的数学教授H·A·W·斯佩克曼博士就坚决否定费比恩上校那伙人工作结果的准确性。他说:“第一,同一字母的不同书写方法的形式差别太细微了,因此,不靠译码员的想象,是无法得出准确无误的译文的。第二,即使同一字母的不同书写形式可以辨认出来,但是,要将两个字形划归A类或B类时,也完全凭译码员心血来潮了。最后,译出的密码有许多混乱之处,只有译码员随意取代才能使其意思清楚,在培根双字形法这样复杂的密码体系中,这是不允许的,因为采用这种体系,在破译之后,得出来的文字是不应该有错误的。”

对于培根采用的密码,荷兰教授得出下列毫不含糊的结论:“从数学的观点来看,如果取代的解法没有事先指明,任何破译都是随心所欲的,全凭译码员心血来潮了……”

对于上述不同意见,卡蒂尔将军善意地但又是坚决地回答:

“很明显,斯佩克曼先生没有进行过很多破译密码的实践,否则,他就会明白,即使最简便的破译方法也会带来无数错误,因此,译码员应进行校正,而他对盖洛普女士所指责的正是这一点。”

他继续指出:“斯佩克曼先生蔑视盖洛普女士的研究,这是毫无道理的,我打算不久发表一份放大到足够程度的文件,这样,书写形式的区别就比较醒目了,读者们可以从中进行带有结论性的核对。”

“再说,我还收到了美国印第安纳州拉斐特的普尔杜大学利德尔教授的一封很有价值的信,利德尔教授曾有机会就地了解费比恩上校主持下的密码研究的原稿,他认为,研究工作是精确而科学地完成的,可以被认为是准确无误的,他对此表示信服。”

img19

图十七 莎士比亚(1564—1616)

卡蒂尔将军最后向斯佩克曼表示:“声称从数学的角度讲,如果取代法的解法没有事先说明,任何译码将完全是随心所欲,全凭译码员的心血来潮,那大概有点过于唐突。”“破译密码的科学正是要解决上述问题,而斯佩克曼先生在他的研究里,似乎尚未涉及这一问题。”

看来,断言这种研究是空想,是稍微早了一点,这也等于否定了密码破译人员的一片苦心。而卡蒂尔将军正是这种苦心的担保人。他在说明这一点时,用了一些他自己也知道分量很重的话,“盖洛普女士的苦心是不容怀疑的”。

问题已经归结为一个简单的命题:如果承认费比恩上校一派人的破译结论,就等于承认莎士比亚著作的作者是弗朗西斯·培根。

如果拒绝承认这一破译结果,那就没有任何起决定性作用的材料能使我们得出相似的结论。关于演员莎士比亚不可能写出以他的名义发表的作品的论点从未得到过证实。

没有任何材料证明莎士比亚是文盲。他的朋友本·琼森证明他曾学过拉丁文,甚至于学过一点希腊文。此外,“斯特拉福特派”著名女学者朗沃思·钱布龙女士也指出,在“大威尔”(10)每个剧本发表前的两三年,总有好几部历史、文学和回忆录发表,这已足够给任何人提供写作素材,而且莎士比亚又绝不是一般的任何人……

安德鲁·兰先生也认为,“关于博学问题,莎士比亚的剧本中所显示出来的知识绝对不是博学家的那种知识,只要有点天才,懂一点拉丁文,再借助于许多译文和同时代诗人的文学作品,就可以拥有这些知识”。至于莎士比亚所显示出来的法学和医学知识,也是同一道理……

当然,还有一些模糊之处。人们在莎士比亚的作品里,发现有些政治知识特别是关于上流社会的情况,是环球剧团任何一位演员都无法得到的……也许人们可以同意雅克·查斯特内特的意见,即“也许弗朗西斯·培根就是南安普敦伯爵。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威廉·期坦利。是他将某些政界情况告诉给莎士比亚并向他透露了某些宫廷内幕的。他发现了某些有性格的人向莎士比亚提供了某些线索,甚至有可能同莎士比亚合作”。

还应该进一步阐述吗?应该承认盖洛普女士的破译结果吗?我们这里只是提出这一问题。

但是,客观现实要求我们指出,“培根论”中有一个令人感到异常奇特的论点。

在本文开始时,我们在卡农伯雷塔见到盖洛普女士。她在那里进行一项奇怪的活动。她为什么出现在那里?

作家罗利于1657年发表过一部作品,名叫《复活》。盖洛普女士在此书中发现有一段按培根的方法加密码的文字,这篇文字译出来是:

现在,如要得到珍贵文件,请挪动弗(朗西斯)塔的房间里的第五块板子,使出“抽紧腰带”的力量,将其滑到第五十块板子下面。然后,请按ABC顺序操作,很快就能找到被吹得天花乱坠的MSS(11),那是弗(朗西斯)的许多书的主题。

在弗朗西斯的那座塔的房间里,如果将第50块木板下的第五块木板移开,可以发现一个洞穴,里边藏有弗朗西斯·培根的珍贵的手稿。

这肯定是指卡农伯雷塔,因为弗朗西斯·培根在那里生活了好几年,即一直到1619年。但是,声称那有一个秘密洞穴,里面藏有重要资料,似乎是不太可能。

不过,盖洛普女士还是去了伦敦,参观了卡农伯雷塔,陪同她前去的还有弗兰克·伍德沃德先生以及该塔的管理员。后来,弗兰克·伍德沃德先生对此作了证明。

img20

图十八 莎士比亚故乡——英国中部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

在该塔的大厅里,他们轻而易举地找到了50块墙板,它们分成二排重叠地贴在墙的四周。下面一排为34块,上面一排只有16块。

无独有偶,正好是第五块板从第五十块板下面滑开。

管理员被问及此事时,回答说:“有一天,第五块板移动了,于是露出了一个很宽的洞,但是洞被建筑师让人堵死了。”

那里确实有一个洞穴,培根的密码文件并没有胡说。

【注释】

(1)哈姆雷特,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中的主人公。“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为剧中哈姆雷特的独白,后来成为名句。

(2)威尔,即威廉的简称,也即威廉·莎士比亚。

(3)本·琼森(1573—1637),英国剧作家,诗人,评论家。

(4)伦敦塔,当时监禁要犯之处。

(5)该隐,《圣经》人物,亚当和夏娃的长子,后来杀死其弟亚伯。

(6)庇西特拉图(公元前600—公元前527),雅典政治、经济、宗教和文化生活中重要人物。曾两度夺取雅典统治权。

(7)德吉斯公爵(1519—1563),法国政治阴谋家、军人,吉斯家族代表人物。

(8)玛丽·斯图尔特(1542—1587),苏格兰国王雅克五世之女,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二世的王后。

(9)法国第二处,即法国国防部二处,即情报处。

(10)大威尔,即威廉·莎士比亚。

(11)MSS为手稿Manuscripts一字缩写。

361图书馆,资源府邸,学习的天地
361图书馆 » 世界历史17大谜 莎士比亚真是伟大的戏剧家吗?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