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17大谜 被追认的让一世

按历史书正式说法,让一世在位时间是在法国历史上最短的:5天。但是,难道历史就一点也不会被人欺骗?

“喂,鬼老板!”《内斯勒塔》(1)一书的故事情节,就是随着这一声令人难忘的斥责声开始的。当然,书中的情节也同样令人难忘。这里要讲的故事,很有可能被看成是一出典型的情节剧。故事发生在同一时代,出场人有顽夫路易十世;这个起伏跌宕的故事同亚历山大·仲马和他的临时助手加亚尔代在书中想象出来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情节相比,也毫不逊色。

故事开始的时候,太年轻、太漂亮、太淫荡的勃艮第省女人玛格里特和她的表妹拉马尔什省女人布朗什都在加亚尔城堡的监狱里,缅怀她们往昔的窃玉偷香的风流韵事,而她们的情夫多尔纳兄弟早已在酷刑中筋断骨裂,永远横尸荒野了。铁面无情的美男子国王菲利普也许正在思考圣殿骑士团(2)大长老、雅克·德莫桑的最后诅咒。此刻,雅克就在菲利普国王眼前的火上被炙烤并通过劈柴的火苗高声叫喊。但是,一年还没有过去,雅克就在永恒的审判官(3)面前传讯菲利普国王和他的教父教皇(4)了。

“……公元1314年,圣—西尔韦斯节还没有到,国王与教皇就应奄奄一息的最后一名圣殿骑士团骑士的可怕的邀请,到最高审判官面前出庭作证了……”

美男子菲利普的长子路易继承父位,世称“路易十世”,他特别以外号“顽夫”国王而知名。历史学家们津津乐道地说,他当时年方24岁,“其智商远在其年龄之下”。朝政使他厌烦,再说,他对此也所知甚少。他最高兴的是进行激烈的运动,如网球。他对此十分擅长。除此之外,他还毫无顾忌地追逐女人,漂亮与否,均纳之不误。当他还是王储时,他满不在乎地只对一个女人不感兴趣,那就是他自己的夫人,勃艮第省女人玛格里特。这一错误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有一天,路易的妹妹、英国王后伊萨贝尔在巴黎访问期间,在多尔纳骑士兄弟二人的腰带上,发现两个钱袋。她清楚地记得,那是她亲手送给她的两位嫂子玛格里特和布朗什两人的礼物。于是她将事情报告了她的父亲、美男子国王菲利普。接着进行调查的结果对国王儿子们的名声极为不利。多尔纳兄弟乃是玛格里特和布朗什的不折不扣的情夫。布朗什的妹妹、玛格里特的表妹让娜乐意为此作证,其实她当初也是他们幽会的同谋。

美男子菲利普铁面无情,决定严惩犯人。当那两位骑士受到长时间的、别出心裁的酷刑折磨时,三位王妃也被剃光了头,押上用黑布遮住的四轮马车,送到最可怕的莱桑德利镇的加亚尔城堡。在那里,玛格里特和布朗什被关押在人们故意挑选的最偏僻、最黑暗、最潮湿的牢房里,而让娜则被送进了修道院。

这样一来,造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顽夫路易十世在他登基的同时,他的妻子、法律上的王后,却身陷囹圄。

勃艮第省女人玛格里特为丈夫生了一个女儿:小王妃让娜。可是路易十世却想要一个儿子。他想到续弦,他想找一个富有的王妃,因为伟大的美男子国王已经可悲地将国库挥霍殆尽。路易十世向匈牙利女人克莱蒙斯求婚并获准娶她。她是那不勒斯国王罗伯特的侄女,匈牙利国王查尔·罗伯特的妹妹。

img16

图十四 路易十世(1289—1316)

人们还想起勃艮第省女人玛格里特时,克莱蒙斯已经向法国进发了。尽管玛格里特的牢房特别潮湿,有害于健康,但她居然活了下来,说明她的脾气非常执拗。公元1315年4月,她明明活得好好的,却突然一命呜呼。她的死因却从来没有被清楚地解释过。大家都能接受的看法是,路易十世叫人用两张床单将那个在上帝面前仍然是他的正宫王后的女人给闷死了。这样,他就可以安安稳稳地迎接新王后克莱蒙斯了。她应该赶快到来。亨利·马丹(5)指出,顽夫国王此时急切等待他第二个王后的嫁妆,来应付他的加冕礼的开支。

婚礼大典于1315年7月在香槟省特鲁瓦城附近的圣·利埃城堡举行。加冕礼则于同年8月15日在兰斯城举行。所幸嫁妆及时送到。

一年还没有到,王国惊恐地获悉一条最令人意外、最令人悲哀的消息:1316年7月5日,路易十世又像过去那样,发疯地从事他所酷爱的体育活动。这一天天气很热,国王想休息,他汗水淋淋,感到口很渴。他走下一个地窖,“毫不克制地喝了大量的凉葡萄酒”。过了一会儿,他就肚子疼得弯下了腰,肠胃绞痛难禁。大家把他抬到床上。此时,他已经气息奄奄了。当时还不存在医学,没来得及采取任何急救措施,他就一命归天了。

人们小心翼翼地向克莱蒙斯说,她已成寡妇了。因为年轻妇人已经怀孕,所以要格外谨慎小心。

在顽夫国王十世短暂的在位期间,他的舅舅,夏尔·德·瓦鲁瓦伯爵对他施加了决定性的影响。当国王完全无用时,当然得有一个人出来掌管朝政。路易驾崩之后,夏尔·德·瓦鲁瓦在外甥媳妇面前以慈祥的保护者自居。当路易十世的弟弟、普瓦蒂埃城的伯爵、长人菲利普(6)以王位推定继承人的身份,快马加鞭从里昂赶到时,是夏尔告诉他,他的嫂子已有身孕。只要孩子未生出来,只要还不知道孩子的性别,就无法对王位继承问题作出最后裁决。

于是召集王国的大封建领主、高贵的男爵和骑士们开会。这个特别大会授予普瓦蒂埃城的菲利普“法兰西王国太傅”头衔。如果王后生了儿子,伯爵将负责“王国监护”任务,直到国王达到自己亲政的年龄为止。如果生的是女孩,伯爵就被公认为国王。当然,他事先要保证扶养公主和安排王后的未来。

1316年11月15日,阵痛开始了。可以想象,群臣们多么焦躁不安。克莱蒙斯王后生下一儿子,名叫让,人民欢呼这一喜讯。可惜,法国第四十七代国王让一世在位不到一周,准确地说,从1316年11月15日星期一、即他出生的日子起,到11月19日星期五、即他去世的日子止。达尼埃尔教授说,国王的头衔是孩子“生下来就具有的,而且在证书宝鉴的几份文件里也写明了的”。官方的编年史称他为被追认的国王。他的叔叔,也就是他的继承人,开始的普瓦蒂埃伯爵,后来的长人菲利普五世,按国王礼仪为他举行了葬礼。他被安葬在圣·德尼。

人们为这个仅活了4天的孩子遗体修建了一座陵墓。历史学家雅克·德施马克尔对我们描绘说,那是“人们能见到的最令人动心的陵墓之一”。墓的外形为“孩子国王,他头戴一顶王冠,脚下有一头狮子。那是国王权威的象征。他的遗体就安放在他父亲的遗体旁边,盛在一个镶上铅板的石槽里”。

在革命(7)时期,他的遗骨同其他国王的遗骨一起,给扔到一个公共墓坑里。在复辟王朝(8)时期,人们又将他们的遗骸搜集起来,放在两个墓穴里,上面盖上黑色大理石的牌子。在一块大理石上,写着:“让一世,1316年驾崩,终寿4天。”

这一行字能说明历史的真相吗?

让一世死后40年,法兰西王国度过的是凄惨的岁月。在普瓦蒂埃,国王让二世,号称“善人”,在黑王子(9)的英国人面前遭惨败,他自己被俘,法国骑兵团的精锐部队13000人则横尸战场。

1356年末,在意大利名城锡耶纳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场面。普瓦蒂埃的噩耗刚刚传到那里。显而易见,锡耶纳人都在谈论这个如此严重又如此意外的事件。在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纷纷。在广场上,修士巴泰勒米正在发表激烈演说,结果一群人聚集在他周围听他演讲。他说了些什么?他说的是:显而易见,不幸的法兰西王国经受的灾祸是上天的惩罚。为什么上帝要这样处罚法兰西?因为统治法兰西的亲王们篡夺了王位。

锡耶纳人皆为惊倒。多明我教会的修士说的“篡夺”是什么意思?巴泰勒米修士又说:顽夫路易十世的儿子没有死!在圣·德尼安葬的尸体并不是小国王的遗体,而是在最后一刻、即当人们得知普瓦蒂埃伯爵,长人菲利普的岳母、母夜叉马欧·达尔图瓦正在策划不可告人的计划时,人们临时替换的一个孩子的尸体。此时,惊诧很快变成了呼喊。马欧·达尔图瓦设法让克莱蒙斯王后同意由她将孩子向人民和大人物出示。仪式后的当天夜里,孩子就死去了。马欧有所不知的是,她犯下了一个无谓的罪行,真正的国王还活着……

说到此时,巴泰勒米修士的语调十分庄重。他当着兴奋的人群高声说:“他还活着!”他又向激动得发狂的人群补充说,“国王让不但还活着,而且他就在锡耶纳!”

多明我教会的修士一点也没有言过其词,法国的让一世,或者说至少有一个自称是让一世的人,确实在锡耶纳。此时,锡耶纳的大主教和该镇对于这一非同小可的意外事件也十分关切。于是人们将“国王”请来,听取了他的叙述,研究了他出示的文件。然而,镇上的领主们和主教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情,这种感情比困惑还要复杂得多。

“让一世”的表现绝不言过其实,他很潇洒大方。从他嘴且说出来的话具有使人震惊,使人迷惘的力量。从总体上来看,他的说法是可信的。如果你认为某一故事尚合情理,你就离承认这一故事不远了。

“国王”称,他的童年是在诺曼底,在一位名叫玛丽的女人身边度过的。她是贵族骑士,卡尔西的领主皮卡尔的千金。他平时叫她妈妈。当时10岁时,一个名叫久克肖的意大利人来到卡尔西。这个人自称是他的父亲,把他带到意大利的锡耶纳。自那以后,孩子就听别人叫他为詹尼诺。他的父亲在1340年死于坎帕尼亚的塞龙,那时他只有24岁。在后来的岁月里,他记不起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1354年9月,他接到罗马元老院议员尼科拉·德里安吉的一封信,后者邀请他前去谈话。尼科拉·德里安吉是“罗马人民的骑士、卓越的元老院议员、居民代表、上尉、圣城的保卫者”。他的身份太重要了,所以,詹尼诺无法推却这一邀请。这一时期,教皇们住在阿维尼翁,尼科拉·德里安吉是第二次担任教廷驻罗马的代表。事实上,他是为教皇英诺森六世而主管该城,这之前,他曾在教皇克莱芒六世管辖下出任过罗马城的行政长官。

这一次会见非常关键。是尼科拉·德里安吉在会见时向詹尼诺透露,他不是别人,正是国王让一世。他是怎么得知这一秘密的呢?玛丽·德卡尔西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把心中的秘密告诉了为她进行忏悔的若尔当修士。她还委托若尔当修士将国王出身的证明文件交给国王,而这位国王过去一直以为自己是玛丽·德卡尔西的儿子。

“玛丽女士”于1345年6月去世。此时,若尔当修士也年事已高而且身有残疾。于是他委托另一名僧侣安托万修士去意大利寻找“国王”。

安托万修士到达意大利后,便同尼科拉·德里安吉取得了联系,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况统统告诉给他。这位元老院议员马上进行调查。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调查结果都是肯定的。德里安吉“坚信太子被寄养在锡耶纳并在那里长大……但他自己以为是久克肖的儿子”。于是尼科拉·德里安吉宣布召见詹尼诺,并于1354年10月2日会见了他。德里安吉长时间地询问他的情况。这次询问起了决定性作用。10月4日,德里安吉承认詹尼诺为“国王让”,并且为他复制了一份若尔当修士和安托万修士的信件的抄件,他同时还写下了他自己的肯定意见。

在詹尼诺离开罗马城时,他发现该城正“蠢蠢欲动”。尼科拉·德里安吉赶走了权力过分膨胀的贵族们,镇压了匪盗,关押了捣乱分子。一句话,他在一个通常处于无政府状态中的城市,建立了秩序。他梦想实现一项宏伟的计划:将四分五裂的意大利各个小国统一成一个强大的共和国,而罗马将是这个共和国的首都。

德里安吉的敌人在罗马举行暴动。1354年10月8日,这位元老院议员被杀害。

那是他承认法国国王让一世之后的第四天。

锡耶纳居民兴高采烈。主教已经正式地受理詹尼诺案子。共和国委员会亦颁布法令,宣布久克肖的所谓儿子从此被承认是法国的真正国王。亨利·德·塞尔维纳说明“人们给他派了一名卫兵,给他年金,让他参加某一委员会,并向他保证,锡耶纳国将正式支持他”。

对于一直默默无闻地活到40岁的詹尼诺来说,这真是平步青云!他是自己陶醉了还是害怕了?不得而知。也许,他的个人感情已经是第二位了。事情已经闹大。从那时起,不管詹尼诺情愿与否,他的生活已经政治化了。以后更多的是各种事件推动他往前走而不是他推动各种事件往前走。

随着锡耶纳的胜利,接踵而来的是失效。该城的商人与法国做生意。他们政府的这种冒险立场不正是会把让二世的臣民夺走吗?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去做买卖呢?这位让一世也许真是法国的合法国王。但是,他的财源在何处?商人们再三呼吁,结果锡耶纳作出的支持詹尼诺的法令终于被废除了。

再去过庶民生活?再变成过去的詹尼诺?“国王”对此根本不愿去想。他似乎从内心深处坚信他的事业是正义的,他是圣洁的,因此他对于自己肩负的神圣责任是当仁不让的。他出发去威尼斯,见到了一个叫达尼埃尔的皈依天主教的犹太人,向他出示了自己的“证据”。达尼埃尔相信他吗?实际情况是,后者将让一世介绍给一个以色列财团。经过会谈,他们制定出一项计划。让一世作出某些许诺之后,收到一大笔钱,这使他可以召募起一支军队。在那个时代,一个勇敢人加上一支精锐部队,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干呢?

让一世这样装备起来之后,便投靠到匈牙利国王路易一世那里去。路易一世是他母亲,匈牙利女人克莱蒙斯的侄子。“经过长时间的谈话和重要的交涉”,匈牙利国王承认了他。吉罗拉莫·吉格曾写过一部关于锡耶纳城的优秀编年史,其资料是以该城的档案为基础的。那本书名叫《锡耶纳日记》。书中说,1359年5月15日,匈牙利国王路易向欧洲所有的亲王写信,向他们推荐他的侄子让。这里,“侄子”这一称呼应理解成一种尊称,因他本来应该写成“表弟”才对,这一承认成为让一世奇特的经历中最令人迷惑不解的疑点,毫无疑问,匈牙利的国王绝不会轻率地做出这一决定的。那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让一世得到道义上不可估量的支持,又因得到威尼斯人的资金而阔气起来,当让二世因被英国人俘虏而使王位空缺时,他自然要去征服这一宝座了。

他率领军队进入普罗旺斯,他号称“法国人之国王”。他的目标是向阿维尼翁进军,去取得英诺森六世和红衣主教团的支持。

教皇对此作何反应?按照逻辑,他的亲信尼科拉·德里安吉一定会说服他,使他对此坚信不疑。但是实际情况却不是这样。英诺森六世在1361年3月,即他出任教皇的第九年,给国王路易和王后那不勒斯人让娜写了一封信,谈到在法国出现一个名叫让的人,他来自锡耶纳,手下有一支强大部队,自称是法国国王。教皇还说得更清楚,他写道:“这个人得了新型疯癫症,他冒险成性但又可笑之至,他胆敢并且继续通过大言不惭的讲话和冒险行为来自封为法国国王。”

结果如何?善人让(10)和那不勒斯女人让娜的军队一致行动,正面迎击“冒险分子”。詹尼诺被打败了,他本人被俘,后越狱逃走了,但又被捉回来。他在严密的看守之下,被押送到那不勒斯。

他的俘虏生活似乎并不太艰苦。他在监狱里接待了许多来访者。人们断言,塔朗城的路易来同他谈话并承认了他。他总是那么和蔼而又耐心地接待朋友和好奇者。1363年,他去世了。他临终前守在他身旁的人,均异口同声地说:“这个人确实是国王。”

二战前我们有一支歌,歌词说,在大道上,“总会有平行交叉口”。我们也可以说,在历史的谜海中,经常会有取而代之的现象……

在詹尼诺的历史中,人们对于下列种种罗曼史的习惯构成,很难不产生怀疑,来历不明的马车,替换者之死,小国王在秘密之处长大,假母亲在临终床前吐露真言,元老院议员向詹尼诺透露情况。

当然还有某些有利的因素:锡耶纳主教与市政府的承认,特别是匈牙利路易国王的承认。

但是,詹尼诺的自述是怎么回事?对它如何评价呢?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现在应该谈一谈某份文件。这是此事件中最令人吃惊的文件。可以说,正是这份文件才使得这位锡耶纳的王位觊觎者的经历变得有意义起来。那份文件是手稿鉴别家塔巴里于1842年在巴黎拍卖朗贝尔蒂先生的选集时,所搜集到的一份证书。这一契据是作为皮科洛米尼家族的原始证件而颁发的。不过,这份文件由尼科拉·德里安吉签署,文件竟把让一世看成是被追认的国王!那份文件叫“德里安吉证书”,真是太重要了,所以一定要译出来一飨读者,因为它们将有助于读者形成明确的意见。

尼科拉·德里安吉证书

以基督之名义,立据如下:

本声明之内容,旨在列举所有事实,俾证明国王路易与克莱蒙斯王后之子出生后即被替换。上述国王路易为美男子菲利普之子。后者有三子一女:女名伊萨贝尔,后与英王结为伉俪,为国王爱德华之生母。爱德华国王曾同法国人进行大规模战争,到目前为止,战火仍未停息。爱德华三子中,长子名路易,次子名菲利普,外号长人,三子名夏尔。三位亲王先后继承王位,王冠亦从一人易至另一人。上述三位君王仅留男性后裔一人,即路易国王之子。诸君将会发现,国王路易之子后被他人替换。瓦鲁瓦·德普利普王爷继承法国王位,因众人误以为国王路易之子已不在人世。上帝恩赐王后一子,名让,由阿图瓦伯爵夫人置于圣水器中进行洗礼,伯爵夫人怀恨王位继承人让,力图置让于死地,俾其女婿、长人菲利普王爷合法登上法国王座。伯爵夫人遂散布流言,曰婴孩出生后体弱多病,其寿命屈指可数。伯爵夫人意在秘密处死婴孩。为此,使舆论先知婴孩寿命不长至关重要。幼婴万一夭折,无人感觉意外,亦无人会遭指控。

此时,王后之二位警官男爵已派人寻觅可养育男婴之贵妇,并在某处修道院发现名玛丽之贵妇。玛丽乃卡尔西王爷、贵族骑士皮卡尔之女。玛丽女士刚产下一子,其夫为托斯卡人氏,名古丘斯·米里。吉丘里系外籍男子,年方二十,素隐居于卡尔西城附近之内夫尔——维约城堡,但被亲戚斯皮内尔·德托洛梅伊扣为人质。古丘斯·米里与玛丽女士及其二位兄弟过从甚密,兄弟二人名皮埃尔与雅诺克特。三人时而同猎,在城堡四周张网捕兽。四人感情日笃,兄弟二人待古丘斯亲如手足,不时设家宴款待。其结果,古丘斯如醉如痴爱上玛丽女士。玛丽亦以桃李相投。玛丽女士15岁时丧父,古丘斯为其雇一侍女并赠戒指以表信誓。古丘斯瞒过兄弟二人及其母亲埃利贝尔夫人,暗地娶玛丽为妻并与其同居。数月后,玛丽产一子,取名扬尼努斯。王后警官发现幼婴为男性,遂下令夜间将玛丽女士与男婴一并劫走。警官将玛丽女士径直带到王后房中,令其侍候国王之子即国王本人,因男婴即国王。为庆祝幼王诞生,诸侯与骑士大张宴席并下令十日或二十日后,将幼婴向王国诸侯、显贵与百姓出示,以接受臣民欢呼朝拜。此间,女士即阿图瓦伯爵夫人恳求王后克莱蒙斯恩准将幼王向领主与百姓出示。王后应允。然而,负责看护幼王之警官早已怀疑伯爵夫人对幼王图谋不轨,担心伯爵夫人将幼王抱在怀中时将其处死。于是,二位警官决定,庆典之日先将古丘斯与玛丽女士所生之子裹上绣有国王徽记之毛毯,头戴王冠,向众人出示,避而不将幼王向百姓出示。万一发生谋杀事件,则死者将为古丘斯之子,幼王则安然无恙。此计划遂按步实施。古丘斯之子果然于庆典后之夜间死去。众人猜测,或伯爵夫人用力将幼王窒息而亡,或将砒霜置幼婴舌尖。且不论杀婴之罪如何犯下,幼婴已死无疑。

二位男爵心急如焚,担心幼王出现意外。事后,二位男爵暗忖:“吾辈早已看透阿图瓦伯爵夫人与菲利普王爷之阴谋,杀死幼婴定为二人所为。幸苍天有眼,阴谋并未得逞。吾辈须尽全力保护幼王之生命安全。”二位男爵拜谒玛丽女士,告知其幼子已死与二人如何行动及行动之理由。玛丽女士听罢,号啕痛哭,泪如雨下。二位男爵安慰曰:“你尚年轻,以后定多子,对外人务必声称死者为幼王而非你之子。如此这般,吾主即你主方能纾难。汝须秘密扶养幼王,如同你亲子一般,直至你被告知公布真相时为止。此刻,你将为王国最伟大之夫人,你之子与你之家族定安享荣华富贵。你若另行其事,吾辈即你之主人将有生命之虞。你将失去亲子与主人,吾辈之生命亦危在旦夕。”玛丽女士身不由己,只得听命二位男爵。玛丽女士逢人便涕泪俱下,恸哭国王一命归天。王宫与诸侯闻此噩耗,痛不欲生,但也无人深究国主死因。菲利普王爷与阿图瓦伯爵夫人本应为此而遭追究。二人窃喜此不幸事件乃天赐良机。此外,二人深知幼婴之死应归罪于何人。王后克莱蒙斯因分娩之苦而十分虚弱,玉体尚未康复。王后对所发生之事件,仅从他人只言片语中略知一二,但亦确信所产男婴已死。王后进住法国宫廷后,固然享尽荣华富贵,但知情人玛丽女士与二位男爵却并未将隐情告知王后,因幼王被人对换之后,众人十分惧怕法国掌权者。总而言之,古丘斯之子顶替国王殉葬,其陵墓上竖有一墓碑,此碑与其他国王之墓碑无异。之后,二位男爵鞠躬尽瘁辅佐幼王,将玛丽女士与幼婴秘密接回修道院并扬言该幼婴为玛丽女士之子。

若干年之后,玛丽女士携男婴离修道院至卡尔西,并在该城与兄弟二人同住。玛丽女士只嫁古丘斯一人,而古丘斯只娶玛丽一人为妻。男孩长到9岁时,古丘斯返回巴黎,误以为少年为其亲生子,派人四处寻找并想留在身边若干时间。玛丽女士未曾预料古丘斯会将男孩带至遥远异国,故同意古丘斯将男孩带走。古丘斯立即送男孩至锡耶纳城。自此,玛丽女士未再见其子。玛丽女士对其子之安全十分关注,加上对王国权臣十分惧怕,临终前方说出心中多年隐秘。玛丽女士早有预感其子可能早逝或被送至遥远之处,再也无法找回。玛丽女士一直清贫如洗,虔诚如初,直至上帝呼唤之日为止。玛丽女士死前唤吾至其榻边。吾,玛丽女士之弟若尔当,出生于西班牙,为圣·奥古斯坦隐士会之会员,家居卡尔西城堡附近之修道院内。吾聆听玛丽女士忏悔。玛丽女士在忏悔中向吾叙述以上事实。公元1345年6月,玛丽女士溘然而逝。葬于该修道院内。玛丽女士临终前嘱咐,待其死后,定要派人寻找其子下落。按照推算,其子年龄应在二十六岁至二十八岁之间,如伊尚在人世,吾将告知上述事实,使其了解本人之出身,因按照王国之法律,王位非伊莫属。

玛丽女士仙逝后,吾设法探明古丘斯下落。吾素坚信,一俟找到古丘斯,定能找到自诩为其子之人。吾获悉,古丘斯于公元1340年在坎帕尼亚之塞隆城去世。因惧怕法国执政王菲利普·德·瓦鲁瓦,数年之中吾未敢轻举妄动,对于应采取之步骤,亦犹豫不决。其一,因未尽全力寻觅失踪孩子而受良心责备,其二,王国权臣可能采取之报复措施亦使吾不寒而栗。虽然吾有责任前去探听消息,也只好作罢。吾更担心闹出丑闻,对吾之组织造成危害。此考虑对吾造成之压力大于吾内心所经受之痛苦。每过一年,吾良心则警告:汝有生之年不长矣!鉴于上述考虑所造成之折磨,吾终于决定:宁愿危及个人与组织安全,岂能听凭伟大而合法亲王之权利因坐失良机而无法实现!岂能听凭法兰西王室因中人奸计,失去真主而永远沉沦于受人奴役之地位!即使采取此手段者不乏好意,其结果仍使赤贫如洗、遭人遗弃之亲王黯然失色。况且,自此命中注定之冒名顶替事件发生后,法兰西王国鼠疫蔓延,内讧与兵燹连年不断。

为使上帝垂顾,尽早结束法国人之灾难,结束可与法国名符其实之君主齐辉之亲王之穷困潦倒状态,伸张正义,替天行道,吾决定将所知有关亲王之一切公布于世。上帝隐藏此亲王如此长久,旨在时机成熟时使其露面,俾普天之下恢复秩序与和平,夺回海外圣地耶路撒冷。而此项殊荣非伊莫属。吾年事已高,行动迟缓,步履维艰,特委托多次去过罗马、心灵圣洁、土生土长之法国人安托万修士前往意大利,探明亲王情况,将其出生之秘密告知本人。吾现将玛丽女士之遗嘱抄件交予此虔诚修士,伊小心收下并发誓竭尽全力完成此项使命。安托万修士于公元1354年离开卡尔西修道院,前往意大利。伊将巧妙而又谨慎打探消息。

安托万修士抵韦内里斯港后,身染重病,滞留不前,此乃上帝旨意也。修士暗忖,死期将至,尚未获得所需之消息,心中痛苦万分。修士不知应将使命托付何人,担心无法找到愿为此赴汤蹈火者。修士更为担忧者,乃法国真王君主显身之前,便与世长辞。幸好,修士此间得知罗马百姓之行政长官尼古拉领主重掌大权。传闻此人通情达理,多谋善断。修士认为应将上述情况向尼古拉报告,将事情来龙去脉写明呈上。修士照此办理。

吾,尼古拉,有幸沐浴教廷之恩典,罗马百姓之骑士、元老院著名议员、居民代表、上尉军官、圣城保卫者,于公元1354年9月6日收到上述文件,经认真研究文件内容,充分领悟其精神后,完全相信文件之真实性,承认法兰西王国出现连年大规模战事与无数天灾乃上帝之判决与意愿,旨在惩罚众人欺君之罪。为此,国王被摈斥于国土之外,在屈辱与贫困中偷生。吾曾多方努力以不负所受之托,通过最秘密可靠之渠道探听消息,确信亲王不幸被劫持,后在锡耶纳城中长大,化名扬尼努斯·德·古丘斯。其本人也自认是古丘斯之子。扬尼努斯于公元1354年10月2日瞻礼五(11)与吾会见。吾先询问其年龄、生活状况、姓氏、父亲情况以及所有应了解之情况,然后方告知邀请其前来之原因。吾感觉伊之叙述与信中所言相吻合。吾对此确认后,按其应享有之礼仪,向其说明事件始末。鉴于得知有人在罗马对吾策划阴谋;鉴于吾担心与世长辞之前能否开始恢复王位之伟业,特请人誊抄上述文件一份,并于公元1354年10月4日星期六亲手交付扬尼努斯。抄件上已事先盖好吾之印章,印章为一大星,其周围布有八小星,中间为一圆圈,圈里为教廷与罗马百姓之徽记,以证明本件完全属实,意在让天下善男信女了解上述事实真相。祈祷大慈大悲耶稣基督保佑吾长寿以伸张正义。

此据

以上是尼古拉·德里恩齐证书。

人们能肯定此文件是真的吗?专家们说,文件写在羊皮纸上,日期为1354年10月4日,即德里恩齐去世前四天。字体是14世纪的哥特体意大利文,印章给撕掉了,某些字也同时给撕掉了。

一切都归结到这个证书上。它是真的吗?看来,很有可能让一世与詹尼诺是同一个人。证书是伪造的?如果那样,可怜的詹尼诺所提出的要求就没有坚实的基础了。

一位现代历史学家,历代王族问题的专家拉乌尔德瓦朗大胆地得出以下结论:“我们可以说,尽管看起来多么叫人震惊,很有可能,甚至可以肯定,詹尼诺就是法国顽夫国王路易十世之子。”

请读者自己作出判断。

【注释】

(1)《内斯勒塔》,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1832年发表的历史小说。小说以王后玛格里特和她的罪恶活动为主要线索。

(2)圣骑士团,为保护耶稣的墓,中世纪在耶路撒冷成立的宗教团体。

(3)永恒审判官,即上帝。

(4)菲利普国王与教皇克莱门五世于1314年处死圣骑士团领袖雅克·德莫莱,但就在同一年,他们二人也相继去世。

(5)亨利·马丹(1810—1883),法国历史学家。

(6)长人菲利普(1294—1322),法国国王,1316年继位,因身材高大得此绰号。

(7)革命,即1789年爆发的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

(8)复辟王朝,指1815年开始的波旁王朝。

(9)黑王子(1330—1376),即英国爱德华三世。

(10)善人让,即法国国王让二世,外号“善人”。

(11)瞻礼五,按古罗马历法,即星期四。

361图书馆,资源府邸,学习的天地
361图书馆 » 世界历史17大谜 被追认的让一世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