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读点世界历史》之德意志民族统一:闵采尔领导的农民起义

德意志民族统一:闵采尔领导的农民起义

1522年,随着运动的深入发展,宗教改革运动出现了分裂,农民和城市平民坚决要求在消除教皇剥削的同时,也消除一些世俗剥削,特别是封建分裂割据统治。在他们的推动下,爆发了德意志农民战争。

16世纪德意志早期资产阶级革命,首先表现为反对罗马天主教会的宗教改革,然而波及德意志大部分地区,三分之二农民卷入的农民战争则使这场革命达到了顶点。当时,欧洲大多数国家的农民斗争都还处于一种萌芽状态,只有在德意志,托马斯·闵采尔领导的农民战争已成为新兴资产阶级反对封建统治、要求国家统一的革命斗争的“主力军”。

农民战争领袖托马斯·闵采尔(约1490-1525)生于哈茨的斯托尔堡。曾就学于莱比锡大学和法兰克福大学,获文学硕士和神学博士学位。精通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先后任见习神甫、神甫、修道院长和中学教师。

闵采尔中学时曾组织秘密团体,反对封建诸侯和天主教会。宗教改革运动初期,他赞同马丁·路德的主张,积极宣传新教教义,但比路德激进。随着斗争的深化,路德倒向诸侯后,闵采尔逐渐与路德分道扬镳。1521年11月,闵采尔发表《布拉格宣言》,提出与路德不同的宗教和政治主张。他呼吁上帝的“特选子民”不要一味死背圣经和“祈祷哑巴上帝”,而“要祈祷活的、会说话的上帝”,以免受骗。他在《宣言》中还声称:“我正在磨快镰刀,准备收割”,准备为“至高无上的真理”而斗争。这实际上是号召人们用暴力革命实现社会变革。他认为,“在普通人掌权的国家里,根据基督爱的要求,谁也不能高于别人,每人都是自由的,一切财产应当公有。”闵采尔想要建立的是一个没有阶级差别、没有私有财产、没有国家政权的一种理想社会。他的理想虽然带有空想的性质,脱离社会实际,但为德意志人民的反封建斗争提供了有力的武器,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1524年,闵采尔奔走于图林根、萨克森等地区,从事革命宣传活动,发动组织农民准备举行全德武装起义。在闵采尔的影响下,南德意志地区成为农民战争的策源地。

1524年6月底,南德施蒂林根伯爵领地上的农民首先举起义旗,并迅速传播到德意志大部分地区,导致了一场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农民战争。

施蒂林根的1000多农民军在汉斯·米勒的指挥下占领了瓦尔茨胡特。不久,农民军几乎控制了整个士瓦本地区,人数扩大到数万人。起义农民提出许多纲领性条款,其中较主要的是《书简》和《十二条款》。由闵采尔门徒制订的《书简》,主张“尽可能不动干戈,避免流血”,但如果办不到时,只好使用暴力,用暴力对付压迫人民的宫廷、教堂,处死压迫者和叛徒。《书简》是农民战争中最激进的纲领。1525年3月制定的《十二条款》,要求减轻封建剥削,改善农民的政治、经济地位,强调“友爱、和平、忍耐与和谐”,而不是消灭封建制度。《十二条款》是农民军中温和派的纲领,表明士瓦本农民军中占优势的是温和派,闵采尔的激进派虽然是核心和骨干,但居少数派。这一状况给了封建统治者可乘之机,他们利用农民军内部的弱点,施展拉拢、分化、离间等手段于4月初将农民军主力击溃。

1525年3月末,弗兰肯的农民起义,以诺德林根、安斯巴赫、洛腾堡、维尔茨堡、班堡和比尔德豪森6个地区为中心,形成了6支农民军。弗兰肯的农民起义规模最大,斗争最激烈。他们占领了数百个城堡和寺院,惩办了许多农民痛恨的封建主。但是,弗兰肯的起义者成分复杂,没有统一的指挥、统一的纲领、统一的斗争目标。据史料记载,起义者们曾提出了300多个不同的纲领。加上领导权大多为市民和骑士所控制,很快遭到诸侯军队的镇压。1525年6月初,弗兰肯的最后一支农民军——维尔茨堡的农民军被解除武装。

农民战争的第三个中心地区是图林根和萨克森。这里是宗教改革发源地,也是农民战争领袖闵采尔的主要活动地区。1525年3月17日米尔豪森的平民集团和市民推翻城市贵族议会,选出实际上由闵采尔领导的“永久议会”。1525年4月底,德意志的封建诸侯拼凑了一支军队前去镇压。闵采尔亲自组织了一支8000人的农民武装迎敌。但由于缺乏武器和训练,闵采尔本人也缺乏军事斗争经验,未能抵挡住诸侯军队的进攻。5月16日,农民军被击溃,3000多起义者惨遭杀害,闵采尔受伤被俘,同年5月27日被杀害。

农民起义的失败基本上宣告了德意志农民战争陷入低潮。但这场农民战争从根本上动摇了封建统治基础,对德意志的统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361图书馆,资源府邸,学习的天地
361图书馆 » 《每天读点世界历史》之德意志民族统一:闵采尔领导的农民起义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