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秋公羊传》,   儒家经典之一。上起   鲁隐公元年,止于   鲁哀公十四年,与《   春秋》起讫时间相同。相传其作者为   子夏的弟子,战国时齐人   公羊高。起初只是口说流传,西汉景帝时,传至   玄孙   公羊寿,由公羊寿与   胡毋生(子都)一起将《   春秋公羊传》   着于竹帛。《公羊传》有东汉   何休撰《春秋公羊解诂》、唐朝徐彦作《公羊传疏》、清朝   陈立撰《   公羊义疏》。

《公羊传》亦称《 春秋公羊传》、《公羊春秋》,是专门解释《 春秋》的一部典籍,其起讫年代与《春秋》一致,即公元前722年至前481年,其释史十分简略,而着重阐释《春秋》所谓的“微言大义”,用问答的方式解经。

00.jpg

《公羊传》的作者旧题是战国时齐人 公羊高,他受学于 孔子弟子 子夏,后来成为传《春秋》的三大家之一。

《公羊传》是春秋三传之一即注释《 春秋》的书,有左传、公羊、谷梁三家,称为“ 春秋三传”。另有邹氏、夹氏二家,早在汉朝即已失传。《汉书·艺文志》,《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将春秋三传的渊源说得很详细。晋 范宁评《春秋》三传的特色说:“《左传》艳而富,其失也巫(指多叙鬼神之事)。 《 谷梁》清而婉,其失也短。《公羊》辩而裁,其失也俗。”

《尚书》和《春秋》∶“左史记言,右史记事,言为《 尚书》,事为《 春秋》。”这是中国古代有记载的( 甲骨文)最早的两部书。

《 春秋》是记事的,后多散佚,仅留下经 孔子整理的鲁国的《春秋》, 汉代有重新编撰整理的“春秋三传”,即《公羊传》、《谷(榖)梁传》、《 左传》。现仅存 左丘明编写的《左传》。《春秋》和《左传》是编年体史书。

春秋经文,言简义深,如无注释,则无法了解。注释春秋的书,有左传,公羊、谷(榖)梁三家,称为春秋三传。另有邹氏夹氏二家,早在汉朝即已失传。所以自汉至今,学者只藉三传研读春秋。

《公羊春秋》作为家学,最初只是口耳相传,至 公羊高的玄孙 公羊寿(汉景帝时人)方与齐人 胡毋生(《汉书》作 胡毋生,复姓胡毋,名子都,生是“先生”的意思)合作,将《 春秋公羊传》定稿“ 著于竹帛”。所以《公羊传》的作者, 班固《汉书·艺文志》笼统地称之为“公羊子”, 颜师古说是公羊高,《 四库全书总目》则署作汉公羊寿,说法不一。但比较起来把定稿人题为作者更合理一些。

《公羊传》的 体裁特点,是经传合并,传文逐句传述《春秋》经文的大义,与《左传》以记载 史实为主不同。《公羊传》是 今文经学的重要经籍,历代今文经学家时常用它作为议论政治的工具。同时它还是研究 先秦至汉间儒家思想的重要资料。

后世注释《公羊传》的书籍主要有东汉 何休撰《春秋公羊解诂》、唐朝 徐彦作《公羊传疏》、清朝 陈立撰《 公羊义疏》。

《 春秋公羊传》作为今文学派的中坚,有独特的理论色彩。主要有三项:

1、政治性。讲“改制”,宣扬“ 大一统”,拨乱反正,为后王立法。

2、变易性。它形成了一套“ 三世说”历史哲学理论体系。《公羊传》讲“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 传闻异辞”是其雏形。 董仲舒加以发挥,划分春秋十二公为“所见世”、“所闻世”、“所传闻世”,表明春秋时期二百四十二年不是铁板一块,或凝固不变,而是可按一定标准划分为不同的阶段。

3、《 春秋公羊传》的“三世说”:“所传闻世”是“据乱世”,“内其国外其夏”;“所闻世”是“升平世”,“内诸夏外夷狄”;“所见世”是“太平世”,“夷狄进至于爵,天下远近大小若一”。

按照今文公羊家的阐发,《 春秋》之“义”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张三世”。即 孔子将春秋242年的历史,划分成了“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今文家的这种认识有两点值得注意:

1、他们所“描述”的历史运动,并不符合 史实但却符合“理想”。从春秋“本然”的历史来看,“ 三世说”的诬妄显而易见。 顾颉刚《 春秋三传及国语之综合研究》即指出:“此三世之说殊难稽信也。事实上春秋时愈降则愈不太平,政乱民苦无可告诉,可谓太平乎?”

至少从 汉代起,今文公羊家已经对于人类历史运动的规律性进行了富有想象力的探讨。根据公羊家的论述,人类历史的演进,从“据乱世”进入相对平和稳定的“升平世”,再到“太平世”,是一条“理想”的 社会发展轨辙。在这套理论中,蕴涵着“历史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这样一种可贵的思想胚芽。

2、“ 三世说”在本质的规定性上是循环论的。但在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三世”循环范围内,又存在着一个不断“向前”发展的序列,因而也就是一个“进化”的序列。 何休注《公羊传》,更 糅合了《礼记·礼运》关于 大同、小康的描绘,发展成为具有一定系统性的“ 三世说”历史哲学,论证历史是进化的,变易和变革是历史的普遍法则。

何休注《 春秋公羊传》时的进一步发挥:所见者,谓昭定哀,己与父时事也;所闻者,谓文宣成襄,王父时事也;所传闻者,谓隐桓庄闵僖, 高祖曾祖时事也。……於所传闻之世,见治起於衰乱之中,用心尚粗糙,故内其国而外诸夏;……於所闻之世,见治升平,内诸夏而外夷狄;……至所见之世,著治太平, 夷狄进至於爵,天下远近大小若一。……所以三世者,礼为父母三年,为祖父母期,为曾祖父母齐衰三月,立爱自亲始,故《 春秋》据哀录隐,上治祖祢。(《春秋公羊经传解诂·隐公元年》)

照 何休的解释,春秋二百四十二年的历史,经过了所传闻的衰乱世、所闻的升平世和所见的太平世这样三个阶段。而所以会是三个阶段者,盖由于“礼”是尚三的等等。这是何休的历史进化论,公羊传本身并没有这么多意思。自东汉以后,封建社会结构趋于稳定,主张“尊古”的 古文经学更适于作为政治指导思想,取代了主张“改制”、“变易”的今文学说的尊崇地位。今文公羊学说从此消沉一千余年,迄清中叶方被重新提起。

《公羊传》写定于汉初,系用 汉代通行的隶书书写,它是 今文经学中富有理论色彩的代表性典籍。公羊学者认为,《春秋经》是 孔子借春秋242年史事以表示自己的政治观点,处处包含“微言大义”。这同古文学派认为《春秋经》是一部历史着作不同。《公羊传》其战国初至汉初的传承系统是: 子夏→ 公羊高→公羊平→公羊地→公羊敢→ 公羊寿→胡毋子都(生); 公羊学派对《 春秋》的研究开始仅口说流传,至汉景帝时, 胡毋生和他的老师公羊寿用 汉代的 隶书“ 著于竹帛”,才使《公羊传》成书。

汉初传《公羊》有三家, 司马迁在《儒林列传》中说:“言《 春秋》于齐、鲁自 胡毋生,于 赵自 董仲舒,…… 公孙弘治《春秋》不如董仲舒……故汉兴至于五世之间,唯董仲舒名为明于《春秋》,其传《公羊氏》也。胡毋生,齐人也,孝景时为博士,以老归教授, 齐之言《 春秋》者,多受胡毋生,公孙弘亦颇受焉。”在这三家中,尽管董仲舒是佼佼者,即他对《公羊》的阐发比胡毋生与公孙弘深刻,但始终只是《公羊学》中的一派,并非是《公羊》学的唯一宗师。特别是,东汉《公羊》学的最大代表 何休,在其名着《公羊解诂》中,明确 胡毋生是《公羊》宗师,而一个字都未提及 董仲舒。

西汉初期,时代需要封建 大一统的 政治思想。《公羊春秋》就是 齐学学者对 孔子《春秋》改造的结果,因而受到了汉武帝的重视。 汉景帝时, 胡毋生和董仲舒被招为博士。二人同业《公羊春秋》(也有学者认为,他是胡毋生的弟子),董仲舒曾著书称其德。正是董仲舒、胡毋生为代表的齐学学者将儒学理论改造成了符合大一统需要的新儒学,才取得汉武帝欣赏,获得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学术统治地位。

胡毋生弟子众多,有名的除公孙弘外,还有兰陵褚大、东平嬴公、广川段仲、温之 吕步舒。后来,又有齐人任公、 贡禹、管路、 左咸、鲁眭孟、 颜安乐、严彭祖等均以治《 春秋公羊传》得显。

《公羊春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东汉的 何休、唐代的徐彦、清代中后期常州学派的 庄存与、 孔广森、 刘逢禄、 龚自珍、 魏源,直到近代维新派的 康有为、 梁启超等,都是公羊学派中有影响的人物。

1995年, 蒋庆出版《公羊学引论》一书,为当代公羊学重兴之滥觞。

《公羊传》的历史思想比《 谷梁传》更为丰富,其影响也更深远。在 汉代,公羊学大显于世。 魏晋以后虽经一千多年的消沉,至 鸦片战争前后却重新复兴,而且风靡一时,成为近代 维新运动的思想武器,并且是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之交中国思想界接受西方进化论的思想基础。“公羊学”的产生和两次盛行,是思想史、 史学史上发人深思的 历史现象,其秘密在于《公羊传》中蕴含着一套独有的政治———历史哲学。

《公羊传》写定于汉初,系用汉代通行的 隶字书写,它是今文经学中富有理论色彩的代表性典籍。公羊学者认为,《春秋经》是 孔子借春秋242年史事以表示自己的政治观点,处处包含“微言大义”。这同古文学派认为《春秋经》是一部历史著作不同。从这一根本点出发,《公羊传》包含着一些可供人们发挥的历史思想:

第一,《公羊传》认为孔子在《春秋经》中贯穿了“ 大一统”、“拨乱反正”等政治“大义”。大力彰扬孔子拥戴 周天子“天下共主”的立场,作为儒家思想最重要的原则,为战国晚期正在进行的“统一”作舆论的准备。甚至直接成为孔子专为 汉代 天子而制定的治国纲领!

第二,《公羊传》又包含有历史变易观点,人们可以据之推演,划分历史的发展阶段。此即著名的公羊 三世说。更重要的是,其对于三世异辞说的解释包含一个很宝贵的观点:不把春秋242年视为铁板一块、凝固不变,而看作可按一定标准划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

第三,《公羊传》专讲“微言大义”。上述两项都是极重要的“微言大义”,其他明显的还有:隐公三年讲讥世卿;庄公四年讲“九世复仇”;闵公元年讲“ 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等。诸如此类都可以大加引申比附。

总括来说,《公羊传》的历史哲学具有政治性、变易性和可比附性三大特点,在 儒家经典中并不多见。

《公羊传》的主要精神是宣扬儒家思想中拨乱反正、大义灭亲,对乱臣贼子要无情镇压的一面,为强化中央专制集权和“ 大一统”服务。《公羊传》尤为 今文经学派所推崇,是今文经学的重要典籍,历代今文经学家都常用它作为议论政治的工具。它也是研究战国、秦、汉间儒家思想的重要资料。 [1]

三传今古文之争

三传今古文之争,自 汉代到近代,仍然得不到结论。四库简目综评,左传褒贬或有不确之处,但所述事实,都是根据古代正史,如果不明事迹的始末, 何能臆断是非?所以,研读春秋,必以 左传为根柢。公羊传自 子夏到 公羊寿,经过六传,皆是口耳授受,又加经师附益,难免不失圣人之意,然而大义相传,究竟有其所受之本。谷梁子与公羊同师,文比公羊更少,但有些精义,或为公羊所不及。此论可谓公允。

左传所记的事实,有很多是出乎一般人了解之外者,如庄公八年,齐侯在野外看见一头大豕,竟是冤死的公子彭生所变,齐侯怒而射之,豕人立而啼。又如昭公七年,郑子产讲述禹王之父鲧死后化为黄熊(一作熊)。其它尚有很多鬼神之事,以及卜筮祸福之期等。这在讲究现实人生的学者看来,确是奇异。所以 范宁在他的 谷梁传序文里说:“左传艳而富,其失也巫”。然而理藉事明,奇事愈多,则其供给学者的见闻愈广,学者可以深悉前因后果,眼界为之大开,探索经义自然便利。故以 左传为主,兼采公谷二家,实为研读春秋的正途。

      • 温馨提示:
      • 在微信、微博等APP中下载时,会出现无法下载的情况
      • 这时请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然后再请下载浏览
361图书馆,资源府邸,学习的天地
361图书馆 » 春秋公羊传.epub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