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事典 郑成功平台之役.pdf

郑成功攻台之役是1661年3月底到1662年2月初(中国南明永历十五年三到十二月)间一场发生于台湾(福尔摩沙)西南沿海的战争,主要战场包括赤崁、台江内海、大员等处;该役明延平王郑成功率25,000大军由金门航渡台湾海峡,由鹿耳门水道进入台江内海,先攻占普罗民遮城,然后围攻热兰遮城,终于迫使荷兰东印度公司守军实质投降、退出福尔摩沙。

这场战争结束了荷兰东印度公司在福尔摩沙的经营,开启了明郑政权对台湾的统治;由于荷兰殖民时期联“番”制汉的平衡机制消灭,大批郑军在台湾西南部平原屯田垦殖,导致平地原住民失去其传统生活领域,只得迁徙或因无法维持部落生活型态而或汉化。

1659年(永历十三年,清顺治十六年)郑成功率领十万大军攻打南京,惨败而回。郑军元气大伤,郑成功感于满清政权对明帝国故土的统治逐渐稳固,而郑军困守思明(厦门)孤岛粮草匮乏,难以提供数万大军给养,开始思考取得另外的根据地以为整补。

1660年3月(永历十四年春,清顺治十七年),前荷兰通事何斌(客家人),因与荷兰人发生债务纠纷而逃到思明,向郑成功鼓吹攻取台湾。他说:“台湾沃野数千里,实霸王之区。若得此地,可以雄其国;使人耕种,可以足其食。上至鸡笼、淡水,硝磺有焉。且横绝大海,肆通外国,置船兴贩,桅舵铜铁不忧乏用。移诸镇兵士眷口其间,十年生聚,十年教养,而国可富,兵可强,进攻退守,真足与中国抗衡也。”同时献上台湾地图,讲解原住民形势,以及水路变化。何斌强调台湾的粮食与军用物资充足,贸易位置理想,又有海峡天险,每一项都是郑军迫切的需求,使郑成功非常心动。但当时郑军正准备抵御清将达素的进攻,因此攻台之议被暂时搁置。

同年6月(五月),达素领兵数万进攻厦门,郑成功引诱对方在海上决战,并加以击退,重振军威。

1661年2月(永历十五年正月,清顺治十八年),郑成功传令大修船只,听令出征,并召集将领讨论攻台事宜。然而将领们对此计划并不认同,虽不敢直言反对,但多面有难色。只有曾经到过台湾的将领吴豪发言道:“风水不可,水土多病”,又说“港浅大船难进”。前提督黄廷也附和吴豪的看法,但二人的意见被郑成功驳斥。大将马信试图打圆场,提议先派一支部队前往探望,如果可取则大军立即跟进,若荷兰人防御坚固,则再讨论。陈永华也同意马信的意见。此时协理中军戎政(军事行政官)杨朝栋揣摩郑成功的想法,发言表示支持攻台,郑成功闻言大喜,决议出兵。

当时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台湾长官为揆一(Frederik Coyett),驻守热兰遮城(Fort Zeelandia,今台南市安平古堡),另有地方官猫难实叮(Jacobus Valentyn)驻守普罗民遮城(Provinta,遗址位在今台南市赤崁楼)。

自1650年前后,随着中国情势动荡,荷兰东印度公司一直关注事态发展是否会影响公司的贸易乃至在台湾的地位。对此公司的最高决策机构十七人董事会曾决议,即便在太平时期,也须维持1200人以上的士兵保护公司在台湾的财产,但事实上并未执行。

1660年(永历十四年,清顺治十七年),当郑成功攻打南京失利,何斌又逃往厦门之后,大员地区便盛传国姓爷即将前来攻打的风声。1月时,大员商馆发现当地华商陆续将财产转移到大陆,同时前来贸易的华船急遽减少,于是召集华商打听消息,最后判断国姓爷将在3月底出兵。

大员长官揆一紧急备战,要求各地加强侦察与武装,不准华人在普罗民遮城贩卖粮食,所有华人头家仕绅软禁在热兰遮城中以免通敌。田间未及收割的稻谷一律焚毁,共焚毁8000袋之多,并造成华人伤亡。揆一同时在3月10日向巴达维亚城的总督报告,请求援军。

7月16日,巴达维亚总督派遣外号“固执约翰”的司令官范德兰(Jan van der Laan)率领12艘船只组成的舰队,载运1453人前往台湾。总督并指示范德兰,若国姓爷未如情报显示的来袭,则为了弥补财务损失,舰队必须攻打澳门。9月20日,范德兰舰队中的11艘抵达大员。

范德兰并不认为郑成功会前来攻打台湾,抵台不久便坚持要去攻打澳门,与大员方面官员爆发数次激烈争执。为此,大员评议会在10月22日决议派遣使者前往厦门会见郑成功,一探虚实。11月下旬,使者带着覆信回到大员,郑成功在信中表示善意并否认即将攻台。但评议会根据种种迹象,判断郑成功攻台的危机并未解除。范德兰对此大为不满,次年(1661年)2月27日率领两艘船只,以及所有随行军官返回巴达维亚,若干船只被分头派往各地,只留下4艘船和不到600名没有军官率领的士兵。这时大员地区的总兵力为1500人。

1661年3月(永历十五年三月),郑成功调度部署,自领右武卫周全斌、左虎卫何义、右虎卫陈蟒、提督骁骑镇建威伯马信等为出征队。同时以户官郑泰守金门,以户官忠振伯洪旭、前提督黄廷、参军陈永华等辅佐郑经留守厦门。

4月21日(三月二十三日)中午,郑成功率将士25,000(一说11,700)、战船数百艘(一说300艘),自金门料罗湾出发。次日抵澎湖,郑成功留邱辉领兵力3000驻澎湖。郑军一度离港出发,但遇逆风又折回,苦候多日皆无顺风。然而郑军粮草不继,搜索澎湖诸岛,只得百余石,不足大军一餐之用。于是郑成功在30日毅然下令冒着阴雨顶风出航。

4月30日(四月初二)黎明,郑军在大雾中抵达鹿耳门。热兰遮城守军忽然看见海上数百艘船只,十分惊慌。“雾散了之后,我们就看见有数不清的船舰在北汕尾港口。桅樯甚多,好像光秃秃的森林。”揆一立即传令备战,要求荷兰人回到热兰遮城内,荷军上尉拔鬼仔(Thomas pedel)在大员街上筑炮台设置四门大炮。

当时台湾南部的海岸线在今天台南市区的赤崁楼一带,东印度公司在岸边筑有普罗民遮城(即赤崁楼)。近海处有连串沙洲,围成一片名叫台江的潟湖内海。沙洲间有若干水道,多淤浅难通大船,只有鲲身半岛旁的港道(南水道)为主要进出通路,而东印度公司在鲲身半岛尾端筑有热兰遮城守卫。台江偏北处,北线尾沙洲和北方沙滩间,有一条淤浅的鹿耳门港道,底下是坚硬的铁板沙,船只触之即沉,因此荷军并未派兵把守。

郑军抵达时,正值大潮,船舰络绎通过鹿耳门水道。上午10时点左右,第一批船只已在赤崁西北部的禾寮港(荷兰文献做smeer drop,油村,约在今台南县永康市洲子尾附近)登陆。

郑军登陆后先锋部队由马信率领,包围普罗民遮城,并进占赤崁街。下午1时半,郑军已沿着海滩和赤崁北面扎营,搭起上千个白色帐篷。郑军首先接管荷军粮米,并切断普罗民遮城与热兰遮城间的水陆交通。由于普罗民遮城内只有400名士兵,大员方面遂在下午4时,派遣上尉黎英三(Joan van Aeldorp)率200人增援,但在郑军攻击下只有5-60人进入普罗民遮城,其余返回热兰遮城。

荷军海陆两面出击,郑军大胜5月1日(四月初三),荷军从陆上和海上主动出击。陆上由上尉拔鬼仔率领250名士兵登陆北线尾,他认为华人都是乌合之众,受不了火药气味和枪炮的声音,一接战就会逃亡。郑军宣毅前镇陈泽率领4000名士兵应战,在正面安置50门小炮迎击,并以700人自水路迂回包抄,两军交战不久荷军便即溃散,包括拔鬼仔在内共118人阵亡。

海战方面,主力舰赫克托号(Hector)与斯·格拉弗兰号(`S Gravelande),先掩护拔鬼仔登陆北线尾,接着向停泊在北锚地的郑军船只开火,击沉多艘。郑军由宣毅前镇陈泽、侍卫镇陈广和左虎协陈冲迎战,以30艘船围攻,靠紧荷船展开接舷战,用火箭射击,又以铁链将火船扣在荷船的船头斜桅上。斯‧格拉弗兰号数度着火,遭受重创船尾洞开,但勉强冲出战场,和较小的白鹭号(De Vink)前往南锚地停泊。赫克托号则因火药库爆炸而沉没。此外通讯船玛利亚号(Maria)逃往巴达维亚报讯。

郑军在陆上及海上都获得大胜。

第一次议和,普罗民遮城投降赤崁楼旁的普罗民遮城棱堡残迹

5月2日(四月初四),大员评议会要求与郑军和谈,郑成功同意。次日大员评议会议员汤马斯‧范‧伊伯伦(Thomas van Iperen)和检察官列奥那多‧范‧李奥纳杜斯(Leonard van Leonardus)前往赤崁与郑成功谈判,郑成功宣称台湾隶属漳州,是郑芝龙固有之地,只是暂借给荷兰人。东印度公司代表则说,郑芝龙曾在条约中承认荷兰领有福尔摩沙,希望郑成功顾念双方多年合作的情谊,彼此退让。但郑成功强硬表示荷兰人必须交出城堡和领地,否则只有重新开战。荷兰代表见无商量余地,随即返回。

同时郑成功派遣杨朝栋前往普罗民遮城,劝猫难实叮投降。这时郑军以10,000名士兵包围普罗民遮城,并切断水源,城内只有薄弱兵力和五、六天分粮食。李奥纳杜斯在赤崁和谈之后,获准进入普罗民遮城,当他了解城内状况后,勉强同意猫难实叮放弃该城,并代为向大员评议会报告。

5月4日(四月初六),猫难实叮向郑成功表示愿意有尊严地投降。二日后,140名荷兰士兵将步枪装弹上膛、点燃引线,扬旗击鼓出城,加上妇女、儿童与奴隶,共270人撤出普罗民遮城,随后被郑军安置在赤崁街。郑军接收城堡,完全控制赤崁地区。

      • 温馨提示:
      • 在微信、微博等APP中下载时,会出现无法下载的情况
      • 这时请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然后再请下载浏览
361图书馆,资源府邸,学习的天地
361图书馆 » 战争事典 郑成功平台之役.pdf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