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月前 (04-19)  免费图书馆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诺贝尔奖得主克里斯蒂安·德迪夫编写的这本《生机勃勃的尘埃(地球生命的起源和进化)》以一般读者足以理解的简单语言描述了地球生命的历史——从它神秘莫测的诞生,到形成今天斑驳陆离的各种生命。内容主题包括我们的自然界、起源、历史和在宇宙中的位置。

生机勃勃的尘埃:地球生命的起源和进化 (比)克里斯蒂安·德迪夫着.pdf

内容推荐

地球生命的起源是一次偶然事件的产物或者一系列幸运事件的综合结果,还是编织宇宙织物的生物化学推动力的结局?假如是后者,这些推动力是什么?怎样不仅对生命起源负责,也对朝着复杂性不断提高方向前进的进化过程负责?《生机勃勃的尘埃(地球生命的起源和进化)》试图对以上问题做出解答,并极大地激发你的想象力。本书记述了地球生命的奠基性历史,是一部只有具备诺贝尔奖得主克里斯蒂安·德迪夫教授那样的权威地位和渊博学识的人才能写出的生命传记。

作者简介

克里斯蒂安·德迪夫,比利时细胞学家,以电子显微镜探究细胞的内部构造,发现了溶酶体。由于其在结构性和功能性细胞组织方面的杰出工作,德迪夫获得1974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他是比利时卢万大学荣誉教授,比利时细胞和分子病理学国际研究所的奠基人,曾任该所所长,并为纽约洛克菲勒大学安德鲁·W·梅隆荣誉教授,著有《漫游活细胞》和《细胞蓝图》。

目  录

对本书的评价

内容提要

作者

简介中文版序

引言

第一篇  化学时代 

第一章  生命起源的探索

第二章  最初的生物催化剂 

第三章  起始生命的燃料 

第四章  RNA的出现

第二篇  信息时代 

第五章  RNA取而代之 

第六章  遗传密码 

第七章  基因组成 

第八章  自由与限制

第三篇  原细胞时代 

第九章  包被生命

第十章  化膜为机 

第十一章  对受限制生命的适应 

第十二章  所有生命的祖先 

第十三章  生命的普遍性

第四篇  单细胞时代 

第十四章  细菌征服世界 

第十五章  真核生物的产生 

第十六章  原始吞噬细胞 

第十七章  留下之客

第五篇  多细胞生物时代 

第十八章  细胞群集的益处 

第十九章  地球的绿化 

第二十章  最初的动物 

第二十一章  动物充满海洋 

第二十二章  动物离开海洋 

第二十三章  生命之网 

第二十四章  无用DNA的用处

第六篇  心智时代

第二十五章  通向人类之路 

第二十六章  脑 

第二十七章  心智的运作 

第二十八章  心智的作品 

第二十九章  价值

第七篇  未知时代 

第三十章  生命的未来 

第三十一章  生命的意义注释推荐读物

前  言

我非常高兴地迎来了《生机勃勃的尘埃》中文版 的面世。中国是 一个孕育了历史最悠久、生命力最旺盛的文明的国度 ,并将其非同凡 响的技术成就与优美的艺术、古老的智慧融汇起来。

    这个古老、博大 而举足轻重的国家如今已将现代科学与代代相传的财 富加以整合,在 大学设立传统科目的基础上建设了一流的研究中心。

    生命科学在这一 新秩序中居首要地位。

     生命是一种我们皆共享的遗产,其本质昭示了我 们的本质,其历 史就是我们的历史,其意义对我们所有人至关重要。

    生命的未来对全 人类皆为一种责任,这种责任由于我们所获得的新知 和前所未有的新 力量而更加紧迫。最近50年中,我们对这些问题的觉 悟急剧强化, 我们应对这些问题的能力也迅速提高。

     本书致力于将这些遥不可及的论题以一般读者足 以理解的简单语 言描述出来。这一任务不是仅靠单个人的努力就足以 完成的,至少需 要具有方方面面专业知识的一批作者。尽管我敏锐地 意识到自己的缺 陷之处,但我还是进行了努力尝试,因为我相信我们 对生命进程认识 的进步、对生命进程的掌握,已提出了如此之多的重 要问题,以至于 对于生物学家而言,分享他们的知识,分享与其他学 科的典型事例相 关、与一般公众相关的结果,就成为一项职责。

     现在能够将这一不太大的贡献提供给中国的知识 大众,我无比 欣慰。

     克里斯蒂安·德迪夫 1999年12月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通向生命之路肯定全是顺畅的下坡,仅有少数稀 疏的小山丘,可 以借助已获得的惯性克服。你总会希望这条通路清晰 可见。然而到目 前为止,它像条巧妙隐蔽的丛林小路,已躲过了每一 次搜索,尽管有 大规模的实验和颇具想象力的理论和推断。许多投身 于无生命化学的 研究者,受大量已取得的正面结果鼓舞,坚信对实验 室中再现早期合 成反应的深入探索将最终揭开谜团。还有一些人头脑 中对即使仅仅是 RNA世界的粗干的继续演化也需要许多分子聚集的复 杂性留下深深 的印象,变得不那么乐观。

     当然,必定存在一条途径,每个人都明白。地球 的每一个角落都 有千千万万活细胞在追随其后。植物和许多细菌的绿 色细胞甚至不需 要当初种下生命的天体的恩赐也可以生存。这些细胞 从一些简单物质 如二氧化碳、水、硝酸盐、硫酸盐和其他一些无机盐 来构建它们的所 有结构。这些途径构成代谢。对它们已有细致入微的 了解。但大自然 指路的时候为什么还张望别处? 无他,除非是自然的道路对经受过化学训练的头 脑而言太过陌生 和曲折,以至人们不由自主地觉得肯定还存在一条比 较简单和顺直的 道路。然而,印象可能是靠不住的。如果生命确实是 沿着一条与今天 的代谢途径毫不相干的通路开始的,那么早先的途径 为什么会被今天 的取代?尤其是怎么被取代的?生物学家对头一个问 题有一个现成的 答案。他们简单地假设新的途径优于旧的,而且还抬 出自然选择这个 生物演化和进化的通用马达来促进这种变化。

     而第二个问题就不那么好回答了。把一个崭新的 通路网看成是旧 有通路的独立发展,仅仅在发展完成之后才接管过来 ,这是行不通 的。我们所做的,就像把一条新铁路或超级高速公路 网添加到一个原 始道路系统上。但是我们是在已经接受生命发生过程 不喜欢这种途径 的先见和假设的情况下这么做的。自然发生的前生命 途径被今天的途 径替换必然是渐进发生的,每次一步。它要求某种早 期和后来途径的 调和。

     为理解这一点,想象一张回溯到马匹和四轮车时 代的旧公路图 吧。它包括一个连接着国内各城市和乡村的公路网。

    现在假设一个仁 慈的承包人修建了一条比如说从A点到B点的较好的公 路。显然, 如果A点到B点不是旧网络的一部分,那他的姿态就白 费了。一条 连接两头毫无着落的两点的公路有什么用?在一张( 原始)代谢图上, 城市和乡村相当于中间化合物,它们之间的公路,画 成箭头状,代表 着一种中间化合物向另一种化合物的化学转化。连接 箭头通常指示一 种负责化学转化的催化剂(或酶)的存在。在这样一 张图上,一个仁慈 的承包人所修的路就相当于一种新酶——催化代谢中 间物A到B的转 化——偶然从RNA世界的蛋白质合成机制的运转中产 生出来。这种 酶,作为取代旧代谢网络的新代谢网络的一部分,如 果它不适应于旧 的网络,也就是说如果代谢中间物A和B不是前代谢图 中的部分,那 它就是无用的,就不会被自然选择所保留。这是我的 爱好调和的论题 的要义。当我们探讨过第二篇的选择机制之后就更清 楚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来源于361图书馆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361tsg.cn/2871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