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搭配干活真的不累吗?男女搭配干科研,谁累谁不累 - 361图书馆 " />
   3年前 (2016-02-15)  业余大学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合作,日益成为科学研究的主流方式。科研人员跟谁合作,应当是有点讲究的。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男女搭配,干所有活儿、所有干活人都不累吗?毫无疑问,这俗话过于笼统,男女搭配,有的人可能不累,有的人可能很累。

361图书馆--1373505668_Nbl55p.jpg">1373505668_Nbl55p

男女搭配干科研,谁累谁不累?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至少在某些科研领域,男的可能不累,而女的大多很累,而且即使累死、在团队中的贡献再大,在外界看来可能也是打酱油的,得不到学术上应有的认可。女性做科研,如何才能得到应有的认可呢?这项研究提示女性:最好是单干;必须要合作的话,最好只跟女性合作;底线是女性结伴跟男性合作;一个女人跟一群男人合作的事情,最好别干。

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生Heather Sarsons收集了552位经济学家的个人简历,他们在1975-2014年间曾在美国排名前30的有博士学位授予权的大学追求过终身教职(tenure甜妞)。她提取的信息包括这些经济学家在何时何地获得博士学位,就业和出版纪录,研究领域,以及是否获得甜妞等。基于这些信息,她试图考察一个学者与他人合作发表论文对其获得甜妞可能性的影响,以及这种影响是否男女有别。因为大多数学校要求教师在入职七年后申请甜妞,所以她假设如果有人在一所排名较高的大学工作6-8年后,跳槽到一所排名较低的大学,那么这人被拒绝了甜妞。

361图书馆--664df2c9-d432-45b8-920a-3985c4b652ba.jpg">664df2c9-d432-45b8-920a-3985c4b652ba

统计表明,全部样本中,70%的人在其最初供职的学校获得甜妞,然而,只有52%的女性获得甜妞,而男性比例达77%,尽管男女在论文产出或合著论文频次方面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通过更细致的分析,Sarsons发现了一种合作惩罚(collaboration penalty)现象,即合著论文意味着晋升渺茫(Coauthored papers correlate with fewer promotions)。这种惩罚只针对女性,男性则压根儿就不受这样的合作惩罚。当女性跟男性合作时,这种惩罚最明显;而当一篇论文有多位女性合作者时,这种惩罚显著降低。

如果女性的所有文章都是独立作者,那么她们获得甜妞的机会与男性大致相同;如果女性的大部分文章与他人合著,那么她们获得甜妞的概率大大减小,即使排除诸如论文产出差别、学校、任职年限、领域和合作者选择等因素。

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多发表一篇独著论文,其获得甜妞的概率增加5.7%,但这种增加并不改变获得甜妞的性别差距。多发表一篇合著论文,同样可增加获得甜妞的概率,但因为它更有利于男性(一篇合著论文与一篇独著论文对男性获得甜妞的效果是相同的),所以女性拥有较多的合著论文,会进一步拉大获得甜妞的性别差距。

研究结果还表明,这种对女性的合著惩罚几乎完全是因为与男性合作。多一篇与男人的合著论文对一个女人获得甜妞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女人与男人合作发论文,发了也是白发。但当论文上有至少一位其他女性作者时,这篇论文有一点点儿正面作用。如果论文作者全是女性,则这篇论文对获得甜妞的作用与男性完全相同。这说明,科研与打仗一样,女人们要么单刀赴会,要么组成娘子军,才能向世人证明“谁说女子不如男”,否则,肯定是“刘大哥讲话理太偏”。

同样是科研合作,为什么女性遭受合作惩罚而男性反而加倍受益(多位作者合著论文对男性来说在获得甜妞上等同于独著论文就是加倍受益)?之前一些关于男女搭配的研究可以一定程度上回答这个问题。纽约大学Madeline Heilman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当男人和女人共同完成一项任务时——特别是一项涉及到领导力和果断性的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的男性任务时——外部观察者(无论男性和女性)会贬低女性相对于男性的贡献。2013年,Heilman和Michelle C.Haynes在另一项研究中发现,在男女搭配的团队中,女性更认可男性队友的工作,而较少认可她们自身,除非她们的作用对外界是无可辩驳地清晰;当她们只与其他女性一起工作时,这种不认可现象就消失了。

在老文看来,这是好理解的。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科学研究是男人主导的领域,所以女人跟男人搭配干科研,就像男人跟女人搭配织毛衣,谁是主角谁是配角外人会怎么看?Sarsons说,在经济学领域,研究生跟导师合作发表论文是危险的,因为人们会认为所有工作都是导师做的。其实在其他领域也差不多。最近,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了引力波,证实了爱因斯坦在100年前的预言。人们在津津乐道爱因斯坦与其合作者发表的关于引力波的论文时,有几人谈及过合作者的贡献,甚至提及过合作者?与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的科研强人合作,你的作用在外人看来充其量就是打酱油或文秘角色。

Sarsons指出,在一些领域,论文作者按每个作者的贡献大小排序,因而关于谁做了什么没有什么不确定的,这种约定俗成可以很大程度上规避合作惩罚。但在一些领域,例如经济学领域,论文署名按所有作者的姓氏字母排序——最近的那篇报道探测到了引力波的PRL论文好像也是这样做的。在这些领域,成为一篇论文的唯一作者,能传递关于你的能力和水平的明确信号,但成为一篇论文的共同作者之一,则传递的信号就不怎么明确,甜妞委员会因此不得不做一些判断性调查,查实谁对这项研究贡献最大,而这,正是可能滋生偏见的地方。

获得晋升最终要靠工作本身说话,但合作使这一点变得越来越困难,特别是在独立作者论文几近灭绝的今天,对每一位作者给予公平公正的认可正变得越来越有挑战性。Sarsons的研究警示人们,在无法分清一位作者对一篇合著论文的实际贡献时,女性得到的认可远远低于男性,尽管实际上女性比男性干活更多更累。

来源:科研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来源于361图书馆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361tsg.cn/2269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